新潮能源:分歧不断 “内斗”不止

网络 0 条评论 2021-09-18 14:21

  搭乘天然气概念大热的东风,新潮能源在近一个月内成功实现股价翻倍。然而,颇具戏剧性的是,就在股价节节攀升的过程中,公司收到了监管层的预处罚罚单。与此同时,公司“内斗”还在升级,对页岩油的投资亦存在分歧。

  隐瞒大额担保终收罚单

  9月3日晚间,新潮能源发布关于收到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的公告,因涉嫌违反信息披露规定,证监会拟决定对各方罚款,合计100万元。

  告知书显示,此案还要追溯至2017年的违规担保事项。2016年6月1日,恒天龙鼎出资5亿元作为优先级投资人,参与新潮能源非公开发行股份收购资产项目,2016年6月13日,恒天龙鼎与北京正和兴业签订《回购协议》,约定正和兴业在恒天龙鼎支付5亿元后9个月内回购。2017年,恒天龙鼎将该基金份额转给恒天中岩,正和兴业与恒天中岩签《回购协议》,同时新潮能源对前述《回购协议》提供无限连带责任保证。

  2017年10月14日,新潮能源时任董事长黄万珍、时任总经理胡广军安排时任监事杨毅在《保证合同》上加盖公司公章。主要内容为:新潮能源作为保证人,为正和兴业的履约义务提供担保,担保范围为正和兴业基于《回购协议》所负义务,担保方式为不可撤销的连带责任保证。涉及担保金额6.13亿元,占新潮能源2016年度审计净资产11.24%。经证监会查明,对于上述担保,新潮能源未及时披露,也未在2017年年度报告和2018年半年报中披露。

  2018年6月20日,因正和兴业始终未按约定履行回购义务,恒天中岩将正和兴业、新潮能源起诉至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要求正和兴业支付回购价款6.13亿元及违约金0.63亿元,并由新潮能源承担连带担保责任。2018年12月18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向新潮能源公告送达《应诉通知书》,2021年3月22日,恒天中岩就该案提出撤诉申请。

  基于以上违法事实,根据相关司法解释,如果投资者于2020年5月29日收盘时持有新潮能源,并在2020年5月30日后卖出或仍持有并曾产生一定浮亏(无论是否解套)均可发起索赔,您只需将姓名、联系电话与交易记录(建议为Excel文件)发送到weiquan@hongzhoukan.com的邮箱,参与由《证券市场红周刊》“民间维权”栏目组织的索赔预征集活动,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广大投资者在获得赔偿前无需支付任何律师费用。

  “内斗”不断升级

  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新潮能源大股东易主后,先后收购美国得克萨斯州Crosby郡的常规油田、Howard和Borden郡的页岩油藏资产。同时,上市公司相继完成了对浙江�谋Α⒗毒ū泵赖氖展汉投源蟮胤康夭�、秦皇体育、新潮锅炉、新潮网络、铸源钢构、银和怡海等资产的剥离。目前,公司主要从事原油及天然气的勘探、开采和销售。

  同时,新潮能源还是一家颇有故事的公司,2019时曾因“新潮能源股东议案被扔垃圾桶”、“部分信披内容不实”等信息让其一度成为了资本市场热议公司。公司在经历2019年的股权争斗后,就一直处于“内斗”的漩涡中。

  2021年8月10日下午,新潮能源召开媒体发布会,公司新任管理团队成员,常务副总经理傅斌认为,新潮能源的现状是原管理团队绑架董事会,严重侵犯股东权益,公司治理结构存重大缺陷。他呼吁原管理团队成员积极履行法定义务,停止争斗、配合交接。

  而早在此前的7月8日,包括宁夏顺亿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金志昌盛投资有限公司在内的新潮能源的9名股东(合计持股超过10%),召开了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罢免刘珂等9名原高管,并选举产生王进洲等新任管理层。这个临时股东会决议,并没有获得原管理层的认可。7月21日,新任董监高成员和股东来到新潮能源的北京办公室,双方发生激烈冲突,接管工作陷入僵局。

  8月5日,新潮能源披露的公告显示,公司董事长刘珂掌控的北京中金通合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向新潮能源提起诉讼,要求判令撤销7月8日9名股东自行召开临时股东大会时,所做出的罢免刘珂、范啸川等现有董事及监事成员的股东大会决议。

  此案已获法院受理,并于8月9日召开听证会。对于此案,新管理层表示,按照股东的理解,是新任董事会作为被告,而不是刘珂(原公司管理层),9个股东召集人应该作为利害关系第三方。

  颇为“魔幻”的是,尽管“内斗”趋于白热化,股价却乘上天然气的东风不断上涨。与此同时,公司业绩亦出现向好迹象。2021年上半年实现归母股东净利润3.03亿元,同比增长200.87%,增添了投资者维权的信心。■

性感可爱丝袜女郎高清写真
High definition photo of sexy and lovely stockings girl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观摩古建筑修缮是什么样的体验?
相关文章
评论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