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中超版权再起波澜,体育版权市场2021年将何去何从?

网络 0 条评论 2021-02-20 00:00

国内体育版权市场的多米诺骨牌,从去年9月初英超版权易主就已经倒下了。紧接着,CBA新媒体版权之争最终以咪咕独播暂时告一段落。春节前后意甲以及新赛季中超版权也都再起波澜。

手握大量足球头部版权的PP体育已经走上了战略转型之路。在春节前的内部表彰会上,PP体育总裁王冬明确表示“要主动转型求变,开辟健康体育新生态,打造社交电商的新平台”。最新的消息是,PP体育今天凌晨发布公告,将暂停直播意甲联赛及足总杯赛事。

赛事版权没那么香了,这个事实肉眼可见。版权的变现路径始终没有被打通,加之疫情这只“黑天鹅”迟迟没有飞走,各大视频平台纷纷甩掉身上的包袱,也就不足为奇了。

如今的市场上,只有咪咕一个超级玩家,腾讯体育和爱奇艺体育在固守疆土,PP体育在收缩转型。看起来,与乐视体育轰然倒下的那个时代相比,如今更加暗无天日。

在疫情走势尚不明朗的当下,悲伤的情绪浓得化不开。但是,版权市场“去泡沫化”已成大势所趋,再加上新玩家们的入局,体育赛事版权依旧不缺乏追逐者。只不过,这将是新的轮回,还是涅槃重生,最重要的考量标准依旧是营收数据。

多米诺骨牌仍在哗哗倒下

很多超级玩家早早就离场了,比如优酷体育。在输掉了NBA版权争夺战之后,优酷体育迅速调整了方向,从版权正面战场撤离。去年新赛季开始前,优酷体育又从PP体育手中获得了德甲、意甲版权,但始终没有进行高调宣传。

腾讯内部也将NBA版权划归腾讯视频。在PP体育与英超分手后,腾讯体育抄底拿下了一个赛季的英超版权。在版权领域,腾讯体育未来是高举高打,还是收缩战线,目前尚不明朗。

丢掉英超版权之后,新英体育布局了西甲、亚足联、欧足联相关赛事,聚焦国际足球赛事版权,并没有大肆扩张的规划。

咪咕是唯一的超级玩家,但其打法与之前的乐视体育、后来的PP体育并不相同。它已经几乎囊括了所有头部赛事版权,但中超、西甲、德甲、意甲、欧冠等版权均是从其他媒体平台获得。NBA直播版权可能是咪咕的最后一块版权拼图。春节前有消息称,咪咕将获得NBA赛事OTT端权益,目前这一消息尚未被确认。

而PP体育的战略转型正在加速。意甲第21轮未能在PP体育上正常播出,当然也波及了咪咕等合作平台。在春节期间举行的第22轮则恢复了直播。意大利媒体披露,因PP体育未按时支付版权费,意甲方面停播了第21轮的信号,而第22轮正常播出则是因为双方达成了过渡性协议。

不过,靴子最终落地,恐怕要让意甲球迷失望了。PP体育发布公告称,因与IMG就相关权益问题未能达成一致,将暂停意甲及足总杯赛事的直播,同时出台了停播轮次期间的会员权益保障方案。这意味着PP体育有可能像放弃英超一样,放弃意甲。

PP体育从IMG手中获得了意甲、足总杯等赛事的版权。受新冠疫情影响,很多国际赛事版权都大幅下调了价格。而在新的谈判中,PP体育与IMG在价格、权益方面未能达成一致。有消息称,IMG的违约分销是此次权益洽谈陷入僵局的重要导火索。

中超版权依然是风向标

国内版权市场真正起飞的时间节点是:2015年9月份体奥动力以5年80亿的价格拿下中超版权。从那一刻开始,赛事版权的价格一路高歌猛进。

所谓存在即合理,这一天价是多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彼时,体育产业被资本看好,热钱涌动,乐视体育已经成长为一条“巨鳄”。商人在商言商,在版权市场浸淫多年的体奥动力并不是一个疯狂的“赌徒”。

令从业者们始料未及的是,潮水退去得如此之快。顷刻间,乐视体育大厦崩塌,体奥动力及时与中超公司修订了合同,5年80亿变成了10年110亿。这也可以被看成是版权价格泡沫破灭的重要节点。

在乐视体育倒下之前,PP体育在版权领域的野心已经藏不住了。此前,他们击败了乐视体育、新英体育、腾讯体育等竞争对手,以三年7.21亿美元的天价拿下了英超版权。乐视体育倒下后,PP体育接手中超版权,维持了版权市场的稳定。

版权运营变现之难,PP体育应该有了切身体会。中超版权具有聚拢流量的作用,但屡禁不止的盗播,以及各地方台的直播,依然形成了分流。PP体育背靠苏宁生态,能够打通变现路径,但足球迷的购买力并没有想象得那么高。版权所带来的用户增量以及营收,与高昂的成本比起来并不划算。

中超的境况与几年前比起来,也有了天壤之别。入不敷出的生存现状让很多俱乐部举步维艰,大牌外援流失成为必然,再加上U23、俱乐部中性名等离奇政策,中超的影响力、商业价值也都大打折扣。

新赛季,中超版权也面临着新的分水岭。春节之前,我听到传言,体奥动力有可能放弃中超版权(其与中超公司的合同尚有5年)。体奥动力董事长李义东对此进行了否认,“不会(放弃),可能形式略有调整。”

昨天,记者丰臻披露,中国足协已经与PP体育解除独家版权协议,新赛季中超有望在多个网络平台播出。PP体育对此并未证实,或者证伪。新赛季的中超版权仍在各方博弈之中。

无论如何,中超版权的价格进一步下挫,在预料之中。正如新英体育CEO喻凌霄所言,版权是期货。当市场发生动荡之时,版权的价格会产生动态调整,最终达成一种动态平衡,对各方而言是最理想的结果。

中超版权的潜在变动,将又一次折射出版权市场的新变化——“去泡沫化”早已成为了大势所趋,而且进程正在加速。疫情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即便没有疫情,这样的局面也早晚会到来。

会比乐视倒塌时更糟吗?

乐视体育倒塌之时,互联网巨头们仍对体育版权市场有着浓厚的兴趣。苏宁旗下的PP体育正准备大干一场,腾讯和阿里也都跃跃欲试,暴风体育尚未到强弩之末。到了2018年夏天,咪咕、优酷体育、爱奇艺体育相继闹出了不少动静,版权市场再度热闹起来。

如今的格局,或许更令从业者感到悲观,市场上真正的大玩家变少了。除了咪咕在大肆扩充版权,其他媒体平台或收缩战线,或调整转型。版权何止不香了,正在变成烫手的山芋。

一代互联网大佬终将老去,但总有互联网大佬正年轻。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以及虎牙等直播新贵们都已经对体育版权露出了“獠牙”。

短视频平台已经拥有了丰沛的流量,但它们对于新流量的渴求是永不餍足的。诸如中超等顶级赛事版权对于流量的吸引能力毋庸置疑。

而且,赛事版权本身就是短视频平台的内容源泉。喻凌霄坚决不单独销售西甲的短视频版权,我比较认同,这可以倒逼短视频平台去购买直播版权。当媒体平台无偿将版权的短视频权益输送给短视频平台,实际上做了自己的“掘墓人”,和当年纸媒以低廉的价格甚至无偿将内容输送到门户网站无异。用户的时间是有限的,当短视频平台的内容能够填充满他们的碎片化时间以及满足对赛事内容的需求,他们对赛事直播还有多大的兴趣呢?

直播版权变现难这个问题,对于短视频平台而言,仍旧是一个难题。但是,当赛事版权裂变成无数短视频内容,其变现价值也就发生了质变。这也是长视频平台无法比拟的。而且,短视频平台拥有海量专业/业余主播,进行赛事直播不仅能够降低成本,还可以提供更加多元化的内容。

何况,抖音、快手、虎牙等都是互联网新贵,即便在疫情阴云之下,也并不缺少钞票。2月5日,快手刚刚在港股上市,市值已经跻身互联网公司头部之列。

更重要的是,它们也已经开始对体育版权动心了。虎牙此前曾经直播过德甲、意甲、欧冠等足球赛事,也直播过斯诺克世锦赛、英锦赛等赛事。去年年底,虎牙宣布拿下了2021年斯诺克赛事版权。

无独有偶,快手也要在斯诺克上发力了。2月15日,快手宣布获得斯诺克赛事版权,从威尔士公开赛开始直播。其实在去年,快手就成为了中甲联赛的合作伙伴,并对开幕式、重要场次进行了直播。

抖音的赛事直播尚未有大动作,但就在今天,UFC宣布与抖音的海外版TikTok达成合作关系,将会带来直播内容。

可以预见,短视频平台大举进军体育赛事版权只是时间问题。对于体育版权来说,“危”中有“机”,前途并非一片黯淡。

只不过,版权价格回归理性仍将是大趋势。这些互联网新贵们的确不差钱,但体育对于它们而言都不是核心业务,不大可能为了获得独家版权进行恶意竞价。而且,短视频平台、直播新贵们大多没有信号制作、节目制作的能力,无法取代长视频平台,成为赛事直播的唯一渠道。

这些短视频平台、直播新贵们想要入局,就需要一个前提:版权重归分销模式。这或许就是李义东所言的“形式略有调整”。

重归分销模式,也是版权价格走向理性的一种调控手段。此外,还需要给媒体平台更多空间和时间去寻找变现模式。

对于那些仍不愿意放弃体育版权的长视频平台,它们必须要清楚:其一,重回分销模式,需要更多比拼内功,运营能力显得尤为重要;其二,它们必须要将短视频平台视为竞争对手,而且是更强大的对手;其三,自己的经验以及市场地位,可以帮它们争取到一个更合理的版权价格。

对于抖音、快手、虎牙、斗鱼这些既有流量又有钞票的新贵们来说,开心就好。感谢它们对体育产业的精准扶贫,希望它们不要发现变现难之后始乱终弃。

对于体育版权来说,这不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不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可能是又一次假面狂欢的开场,也可能是凤凰涅槃的起点。版权是期货,我们都知道了,但它在未来到底是“硬通货”,还是“便宜货”,我们只能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芒特点射南野拓实单刀球破门,切尔西客场1-1南安普顿
相关文章
评论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