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装备天价罚单源于一场乌龙,最该被追责的是CBA公司高管

网络 0 条评论 2020-11-10 00:00

文|钟岚

近日,CBA公司下发通知,批量通报了21起装备违规事件,并对涉事球员、教练罚款合计542万元。该消息一经传出,随即引发巨大争议。争议的焦点并不是违规球员和教练该不该罚,毕竟,这些违规行为均触发了相关细则条例,且有照片为证,违规事实毋庸置疑。但争议的主要核心其实是CBA公司的罚单是否合情、合理、合规。

体育大生意经过归纳,目前的主要舆论争议体现为三点:

第一、处罚时间为何滞后?CBA通报的21起装备违规事件中,有15起其实是发生在2019-2020赛季,最早一起则要追溯到2020年1月初,距今已超过300天。如今2020-2021赛季第一阶段的比赛都已濒临收官,为什么上个赛季的违规行为拖到现在才处罚?

要知道,在这份罚单中,本赛季已不在CBA效力的林书豪也榜上有名,上赛季他3次违规要被罚款55万元,但林书豪已告别CBA,显然这份罚单对其毫无约束力。此外,八一男篮的邹雨宸也被罚款50万元,但八一男篮本赛季已正式退出CBA联赛,邹雨宸本人也很可能无缘征战本赛季,这份罚单对其的约束力同样存疑。

第二、处罚金额是否过重?CBA不少球员一年的薪水总收入甚至抵不上这一个罚单,这种处罚标准确实有些不合情理。要知道,CBA本赛季启动“工资帽”全面限薪,诸如签下C类顶薪的郭艾伦一年年薪也不过税前800万元(税后440万元),但他的罚款总额就高达115万元。

此外,诸如罚单中被罚50万元的徐杰等人都是A1新秀合同,税前年薪远低于50万。八一男篮的邹雨宸被罚50万元,鉴于八一男篮过去两个赛季是特邀球队,八一球员按照军衔发放工资,邹雨宸的年薪基本可以确定达不到50万元。而签下C类合同的深圳老将买尔丹也被罚款50万元,而C类合同最低年薪仅为税前30万元,所以他的哥哥、前CBA球员买吾兰发微博上公开抱怨:“按这个上面的罚款,买尔丹可以回家卖羊肉串了!”

第三、处罚程序是否合规?在2019-2020赛季的CBA官方手册中有明确规定,在首次出现违规情况的时候,除了罚款之外,还需要对球员或教练员进行通报批评。一旦首次违规后再犯者,违规金额将持续上升。这些规定显然是旨在警醒众人,防止重蹈覆辙,但事实上,在此番被通报批评的名单中,已有几名球员告诉体育大生意记者,他们此前并没有得到违规的通知。

此外,还有一些球员是反复违规,但首次违规时也没有得到通报。诸如郭艾伦更是被叠加统计了四次违规,其中三次都是因为违反“乘坐球队统一交通工具往返赛场和住所时未穿赞助商指定装备”这一规定,按处罚条例,首次违规罚款3万元,第二次罚款42万元,第三次及以上每次罚款60万元。再加上一次训练时的违规,按规定要罚10万元,所以总共累计了115万的罚金。

《辽沈晚报》记者高鹏微博写道:“从郭艾伦个人和辽篮俱乐部两个方面得到的消息,都证实了相同的一点,那就是CBA联盟在记录郭艾伦的四次违规期间,没有给郭艾伦或者辽篮俱乐部发过任何通报批评的书面文件,甚至也没有过任何口头形式的警告或提醒。这一点,其实严格来说已经违背了联盟自己制定的规则!”

通过上述三点争议可以看出,CBA在此番处罚时确实存在不严谨、不合情理甚至不合规之处。更重要的是,不少CBA俱乐部和球员都在抱怨,此番CBA公司一举开出542万元的天价罚款,其实是在变相转移矛盾,真正严重侵害CBA官方战略合作伙伴李宁权益的恰恰是CBA公司的个别高管,李宁最不满意的是恰恰是个别CBA公司在上赛季复赛阶段公然侵权的谜之操作,但CBA公司个别高管不敢承担责任,转而选择把球员和李宁公司抛出来当活靶子。

CBA复赛球衣乌龙事件是导火索,CBA将被核减赞助费5600万元

时间回到2020年6月。在CBA上赛季复赛之际,。但忙中有错,各大联赛球衣上的运动品牌logo也被堂而皇之地暴露出在CBA赛场之上。而众所周知,CBA战略合作伙伴是李宁。正常情况下,CBA赛场之上不应该出现李宁的竞品,结果此番却出现了一堆竞品,偏生的,这出乌龙居然还是出自CBA官方之手。

最初,CBA公司还把此事当作复赛的一大亮点进行广泛传播,甚至复赛首日比赛期间直播镜头多次对准看台球衣席位给予特写。这些无疑都是严重违规。直到李宁公司提出抗议,CBA职业高管们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下一个最低级、最不职业的错误。

过去,CBA装备违规基本都是球员个人的孤立行为,但此番却是CBA官方公然违规,并且被当作复赛后的一大亮点进行广泛宣传,这让李宁公司觉得不可思议。毕竟,在2016-2017赛季出现过易建联脱鞋门事件并闹得沸沸扬扬之后,CBA曾承诺要进一步维护好李宁的利益,杜绝类似恶性事件再度发生,李宁这才同意续约。此后CBA公司逐步提高了对球员装备违规的处罚标准,但没想到的是,CBA公司居然自己也会犯下大错,这暴露出了CBA公司的规则只约束俱乐部不约束自身的漏洞。

令人遗憾的是,即便是在李宁公司对CBA球衣摆放事件提出严重抗议后,CBA公司仍未意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无论是时任CBA公司CEO的王大为,还是此事的具体操办人、CBA公司主管商务的副总裁曹笛,均没有及时拿出让李宁公司满意的补救措施。随着CBA上赛季在8月圆满落幕,很多人甚至以为此事将不了了之,但面对这么大的乌龙怎么可能掩耳盗铃?

据体育大生意此前了解,在CBA新赛季发布会第二天,耐心终于耗尽的李宁公司就正式通知CBA公司,对CBA官方复赛期间的公然违规表示强烈抗议,认为此事暴露出CBA长期漠视赞助商利益的重大漏洞,要求从赛季的赞助款项中核减2000万元。

此时,王大为早已因故辞职离开CBA公司,主管商务的副总裁曹笛只是表示,在复赛阶段摆放球衣确实是他具体负责的。面对李宁公司核减2000万元赞助经费的要求,CBA公司商务部门只承认此举该罚,但不认可2000万这一金额,认为罚款过重。围绕到底该罚款多少钱,李宁公司和CBA公司商务部门各持己见,争论不休。

在这一期间,CBA新赛季已然开赛。为证明CBA公司对赞助商利益维护不到位,李宁公司又补充提交了一部分他们在新赛季发现的球员或教练装备违规行为,这让CBA顿时哑口无言,这也让人意识到,在球衣摆放乌龙事件后,CBA公司仍然没有全力维护李宁的利益,继续漠视各种违规举动。

至此,李宁公司决定认真与CBA算一算帐目。除了球衣摆放应该核减赞助经费2000万元外,上赛季由于疫情导致CBA施行空场赛会制,李宁的品牌曝光率达不到预期,所以李宁公司也决定扣除一部分赞助款,这完全符合契约精神。此外,李宁公司的权益监管部门在上个赛季就已经监查到一些CBA球员装备违规事宜,并第一时间向CBA公司做出反馈,按照合约规定,这些违规举动自然也符合核减赞助经费的合约条款。

据体育大生意了解,经过反复算账,最终李宁认为按照合同条款把这些违规举动挨个叠加,再加上赛季缩水的相应条款,可以最多核减赞助经费8000万元之巨。就这样,因为复赛初期的球衣摆放事件这个超级乌龙没有得到妥善解决,最终引发了一场无法收场的赞助危机。

在一番讨价还价后,一向对中国篮球格外宽仁的李宁公司同意有些轻微的违规举动可以忽略不计,所以最终要求核减赞助经费5600万元。面对这一数字,CBA公司倍感压力山大,无法向CBA董事会和股东大会交代。毕竟CBA公司是由CBA二十家俱乐部出资成立、负责联赛运营的商业公司,从商务角度粗略而言,他们的责任就是通过运营CBA联赛来为股东们赚钱,但如今却因为高管的疏漏而导致公司重大客户要求核减5600万元的赞助经费,这个责任CBA公司内部无人能够承担。

面对这一困局,CBA公司此举只能先厘清球员和教练员的责任。如你所见,CBA公司此后下发通知,一举通报了21件装备违规行为,其中上赛季有15件,新赛季伊始就已有6件,罚款总额542万元。消息传出,自然舆论一片哗然。至此,继2017年易建联脱鞋门事件后,CBA再度围绕装备违规而出现巨大争议。

老总呼吁CBA公司高管赔偿损失,11月18日股东会议题成谜

在这一争议中,不仅球员的职业性备受争议,就连明明是受害者的李宁公司也备受争议。面对这一复杂局面,多位CBA俱乐部老总认为,舆论争议的焦点明显跑偏,真正应该为此事负主要责任的是CBA公司高管。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球员历来所缴纳的罚款是缴给CBA公司的,此番罚款则是需要在2020年12月14日上午10点前打入CBA公司指定账户,否则将遭到停赛处罚。换言之,李宁公司既没有制定球员罚款的标准,也不会收到球员的罚款,李宁公司只是按照合约规定,要求核减自己给CBA公司的赞助款。

其次,一位CBA俱乐部老总表示,过往CBA通报和处罚球员装备违规,是不会对外公开的,此番CBA官方在向俱乐部发出通告的同时,还通过多家媒体放风进行公开传播,此举同样耐人寻味。并且,据体育大生意了解,此番CBA通报中用于证明球员或教练违规的图片,一部分来自于李宁公司权益监管部门的反馈,一部分则是CBA公司赞助商服务部门的自行排查,甚至可能是突击排查。

在此事发生后,涉事球员或教练员所属的CBA俱乐部多是忿忿不平,认为CBA公司高管应该负起主要责任,而不应该用球员和教练来转移视线。另有一位直言不讳的CBA俱乐部总经理呼吁,CBA董事会应该通过法律途径来向相关高管进行索赔,让其为自己的不职业行为买单。

据体育大生意了解,11月18日,CBA公司将召开股东会议,研究商讨一些重大事宜,目前CBA公司正在设定此番会议的议题。不少CBA俱乐部代表希望将这次的装备违规事件如何追责列为会议的一项议程,但未经证实的传言称,相关人士坚决反对这一提议,更不同意向个别高管追责,转而更愿意将CBA本赛季的全明星赛是否在武汉举办列入议题。鉴于目前这次会议的议程尚未确定,所以这一传言未敢深信。

2019-2020赛季本是CBA联赛进入2.0时代的元年。2.0战略曾被姚明给予厚望,希望助推CBA联赛品牌全面升级,所以才大规模引入职业高管,CBA公司人员迅速扩充到百人以上,CBA公司的运营成本也随之大幅上升。但令人遗憾的是,在2.0元年却出现这么一桩超级乌龙,并且这桩乌龙来出自职业高管之手,实在让人无话可说。至于本赛季,由于疫情原因,CBA商业开发成果同样未能达到预期,而CBA公司终究是需要向股东负责的,当无法达到收入预期甚至造成重大经济损失时,肯定也需要有人承担相应责任。

客观而言,CBA当前的主要问题是疫情所致,但也有一些问题是CBA公司决策机制存在不合理之处。眼下虽然恨水千丈,愁山万重,但鉴于CBA公司获得的联赛运营授权为期十年(2017-2027年),CBA大家庭还有很长的路要一起携手前行,只有正视存在的问题才能走得更远,否则矛盾只会日益激化。所以,当此之际,11月18日的CBA股东会议,不如就允许CBA俱乐部代表们畅所欲言一回吧。

下一篇:没有了
上一篇:遭绝杀不高兴!李春江赛后简略总结:大家都很努力
相关文章
评论
返回顶部小火箭